期刊文献+
共找到1篇文章
< 1 >
每页显示 20 50 100
特朗普政府需要什么样的全球化 被引量:1
1
作者 李向阳 《世界经济与政治》 CSSCI 北大核心 2019年第3期44-56,156,157共15页
特朗普政府倡导反全球化是对美国民粹主义诉求的呼应,具有内在的必然性。但从全球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意味着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具有合理性。在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的背后是美国对丧失全球化领导权的担忧和对现行国际经济规则的不满。这种... 特朗普政府倡导反全球化是对美国民粹主义诉求的呼应,具有内在的必然性。但从全球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意味着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具有合理性。在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的背后是美国对丧失全球化领导权的担忧和对现行国际经济规则的不满。这种不满不仅体现在对多边主义规则之上,而且体现在对区域主义规则之上。不过,基于经济全球化的双重属性与特朗普政府的执政理念,特朗普政府并非要“去全球化”,而是要构建新型全球化或“再全球化”。这种新型全球化是一种排他性的全球化:其主导者是美国及其有共同利益的“志同道合者”;其原则是以“公平贸易”理念取代自由贸易理念;其手段是以双边机制替代多边机制;其目标是维护美国(及其盟友)领先者的地位,阻止后来者实现赶超。与排他性全球化相对应的是包容性全球化,反映了全球经济中的后来者或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诉求。未来全球化与全球治理改革的发展方向将取决于这两种模式的博弈结果:它们各自的被认可度、可行性以及两者能否找到最大公约数。 展开更多
关键词 全球化 反全球化 "再全球化" 排他性全球化 包容性全球化
上一页 1 下一页 到第
使用帮助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