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文献+
共找到1篇文章
< 1 >
每页显示 20 50 100
福临镇,久别重逢的一场电影(组诗)
1
作者 () 金丝雀黄(摄影) 《湖南文学》 2019年第8期I0001-I0005,共5页
露天电影换卷时,女放映师用刷子刷刷机器,扩音器噗噗两声,重复叫我的大名“,张一兵!张一兵!银幕下面有人找”,我的小脑袋里曾闪过些什么?是恍然成为电影里的角色,还是在星空下的众耳皆闻中,报以年少成名的羞赧,我摸出人群去银幕下面找父... 露天电影换卷时,女放映师用刷子刷刷机器,扩音器噗噗两声,重复叫我的大名“,张一兵!张一兵!银幕下面有人找”,我的小脑袋里曾闪过些什么?是恍然成为电影里的角色,还是在星空下的众耳皆闻中,报以年少成名的羞赧,我摸出人群去银幕下面找父亲,他从镇上赶回,他老爱这样,两根大竹篙横躺在小学校操场上,时空疏离得不可置信,就在昨夜,它们高举起一个多么奇幻的世界,我们跟随美丽的女巫,翻山越岭,她粗壮的双腿踩动驼机器与黑铁饼的单车,接下来的每一个夜晚,南斯拉夫的桥,在不同的村庄被炸垮一次,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展开更多
关键词 露天电影 福临 组诗 南斯拉夫 张一兵 扩音器 小学校 机器
上一页 1 下一页 到第
使用帮助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